當前位置:西部之聲>新聞中心>西部要聞

《求是》雜志刊發林鐸署名文章:《牢記初心使命 決勝脫貧攻堅》

編輯:王亞恒 來源:每日甘肅網 發布時間:2020年05月01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牢記初心使命 決勝脫貧攻堅

  習近平總書記對甘肅脫貧攻堅工作一直十分牽掛。2013年來甘肅視察時強調,連片特困地區黨委和政府的工作重點要放在扶貧開發上。2019年3月,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甘肅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要盡銳出戰、迎難而上,真抓實干、精準施策,確保脫貧攻堅任務如期完成。2019年8月,總書記再次考察甘肅,脫貧攻堅仍是關注的重點,強調要堅決攻克最后的貧困堡壘??倳浀挠H切關懷,極大提振了全省上下攻堅克難、決勝貧困的信心,為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鼓足了干勁。

  堅定信心,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受歷史、自然、地理等因素影響,甘肅貧困面積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在全國都很典型。2015年,黨中央作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時,全省86個縣中有58個被納入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省定插花型貧困縣還有17個。國家“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就有甘肅的臨夏回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天祝藏族自治縣。

  甘肅是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全省3720個深度貧困村,大多地處偏遠、山大溝深,要么十年九旱,要么高寒濕冷,不少村子缺乏基本的生存發展條件,加上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滯后,信息閉塞,社會發育程度低,脫貧難度極大。極度困難的基礎條件,讓很多群眾看不到出路和希望,缺乏戰勝貧困的信心和勇氣。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我們深刻認識到,打贏脫貧攻堅戰是甘肅必須擔負的重大政治責任。面對千百年來貼在甘肅身上的貧困標簽,要在既定時間完成如此艱巨的脫貧任務,必須提振黨員干部和貧困群眾的精氣神,在思想上強化“擺脫貧困”的意識,在行動上做好背水一戰的準備,拿出“敢死拼命”的精神,甩開膀子、擼起袖子,打一場脫貧攻堅的大會戰。

  定西市渭源縣的元古堆村,海拔2400米,三面環山,高寒陰濕,過去是一個莊前屋后破破爛爛的“爛泥溝”,不論是群眾的出行、住房、吃水,還是孩子上學、看病就醫都十分困難。2012年,全村人均收入1466元,貧困發生率高達57%。

  2013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元古堆村視察,對鄉親們說,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一定會給鄉親們更多支持和幫助,鄉親們要發揚自強自立精神,找準發展路子、苦干實干,早日改變貧困面貌??倳浀膰谕?,極大鼓舞了群眾的信心。

  這幾年,元古堆村在各方面幫助支持下,硬化了以前“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沙土路。通過飲水設施改造提升,自來水通到了每家每戶。結合災后重建,進行危舊房改造和搬遷改建,村民都住上了安全房。

  除基礎設施和村容村貌改造之外,元古堆村更注重“里子”的提升。村里通過開展“雙富先鋒活動”,提升黨員致富能力,先后發展13名致富能人入黨,推選5名致富能力強的黨員進入村兩委班子。立足自身資源條件,鼓勵村民發展多元富民產業,每家每戶都有了“旱澇保收”的增收渠道。利用光伏電站帶來的收益,給勞務收入高、經濟作物種植多的貧困戶發獎金,為幫帶作用大的致富能人戴紅花。通過這些措施,村里勤勞致富、互幫互促的氛圍越來越濃厚,村民的腰包也逐漸鼓了起來。

  2018年是元古堆村的脫貧摘帽“元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萬元,6年增加近6倍,貧困發生率降至1.83%,整村退出貧困序列,告別世世代代的絕對貧困。村民們說,總書記的關懷就是咱們脫貧最大的動力,黨和政府幫咱們,咱們自己更得努力干。

1588296131080099342.jpg

  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屬于六盤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自2013年以來,當地下定決心將南部貧困山區的新堡、干城、橫梁等鄉鎮和數十個行政村實施易地扶貧搬遷,整鄉整村搬遷至黃花灘生態移民區。經過多年的持續努力和攻堅,在易地扶貧搬遷等一系列扶貧政策和措施的推動下,古浪縣于2020年初實現整體脫貧摘帽。上圖為2018年2月6日拍攝的古浪縣黃羊川鎮石城村原貌(無人機照片);下圖為2020年3月10日拍攝的石城村群眾易地扶貧搬遷入住的古浪縣黃花灘生態移民區綠洲生態移民小鎮(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攝

  行百里者半九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脫貧攻堅越到緊要關頭,越要堅定必勝的信心,越要有一鼓作氣的決心,不獲全勝決不收兵。2016年以來,甘肅累計減少貧困人口278.5萬,貧困發生率由14.3%下降到0.9%。2017年,甘肅扶貧歷史上首次實現了貧困縣數量凈減少。到2019年底,75個貧困縣中已有67個縣脫貧摘帽,藏區實現整體脫貧。在這樣的工作基礎上,我們完全有信心、有把握完成今年剩余8個貧困縣、17.5萬貧困人口的脫貧任務,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同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沖刺清零,補齊“兩不愁三保障”短板

  “三西地區”之一的甘肅定西,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僅為全國的1/4。“山是和尚頭,溝里沒水流;十有九年旱,歲歲人發愁”,曾是這里的真實寫照,聯合國糧農組織考察后得出“不適宜人類居住”的結論。 

  吃水是“不愁吃”的重要方面,也是甘肅脫貧攻堅需要攻克的特殊難題。剛來甘肅工作時,我在一些干旱山區的村子里看到,一家四五口人共用少半盆水洗臉,洗完后還要留下來供牲畜飲用,說“水貴如油”一點也不夸張。我當時就想,一定要讓群眾一年四季有水喝,而且能夠喝上干凈安全的水,即使砸鍋賣鐵也要把這個問題解決好。

  解決飲水問題,首先要有水源。“引洮河清流,解隴中之渴”,一直是定西人民的夢想。引洮工程曾于上世紀50年代開始規劃,但囿于當年的技術和經濟水平,這項工程不得不告停。2006年11月,引洮供水工程重新啟動。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渭源縣引洮供水工程工地視察,強調民生為上、治水為要,要尊重科學、審慎決策、精心施工,把這項惠及甘肅幾百萬人民群眾的圓夢工程、民生工程切實搞好,讓老百姓早日喝上干凈甘甜的洮河水。經過8年艱苦鏖戰,引洮供水一期工程于2014年12月投入運行,定西等地230多萬人的生產生活用水得到解決。當地老百姓高興地說:“以前吃窖水,遇上干旱年份窖里也沒有水,只能四處尋水,走山路、擔泉水,甚至到幾十里外拉水?,F在通了自來水,水清得很,方便還好喝。”引洮供水二期工程建成后,還將解決定西、白銀、天水、平涼4市8縣268萬人的飲水問題。 

  引洮工程等一批重大水利工程的建成實施,使沿線群眾生產生活有了“源頭活水”,但還有為數不少、高度分散、居住偏遠的群眾依然吃不上水,有的地方供水不穩定、冬季凍管及其他影響供水的問題也很突出。這幾年,我們大力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重點打通供水的“神經末梢”,通過調蓄工程和管線改造,破解水源和冬季供水不穩定的難題,解決了1107個建檔立卡貧困村、118萬人飲水安全“最后一公里”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和飲水問題一樣,補齊貧困群眾教育、醫療和住房方面的短板,也需要付出極大努力。2019年,甘肅全省集中開展了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和安全飲水“3+1”沖刺清零行動,堅持精準方略和到戶到人的工作方法,一家一戶過篩子、一戶一策抓落實,逐村逐戶、逐人逐項解決存在的問題。

  義務教育有保障最大的難點是民族地區的控輟保學。為此,全省對失輟學的學生建立了省、市、縣、學校四級工作臺賬,指定鄉村和幫扶干部包抓勸返。學生返校后采取單獨編班、普職融合等方式分類施教,讓勸返的學生能夠留得住、學得好?;踞t療有保障方面,面臨的難題是缺村衛生室導致群眾“沒地方看病”,缺鄉村醫生導致“沒人看病”。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加大資金投入,著力推進村衛生室建設,強化農村醫務人員培訓。到2019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村衛生室建設全部達標,鄉村醫生缺口全部補齊。為了確保群眾住房安全,我們進行了農村危房拉網式排查鑒定,2019年完成2.65萬戶“四類重點對象”的危房改造任務,對沒有能力建房的特困戶采取房屋置換、長期租賃和兜底統建等方式托底保障。

1588296146307051717.jpg

  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圖為2018年3月12日,甘肅省渭源縣田家河鄉元古堆村小學的老師利用網絡開展教學。甘肅日報供圖

  通過“3+1”沖刺清零行動,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和安全飲水問題基本得到了解決,有的地方基礎條件有了很大提升。但總體上看,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依然薄弱,“3+1”沖刺清零后續工作還有許多艱苦細致的任務要完成。我們將緊盯不放,久久為功,為貧困群眾過上好日子創造更好的條件。

  易地搬遷,挪出“窮窩”拔“窮根”

  甘肅很多地方自然條件惡劣,分散居住在深山石山、極端干旱或者高寒地區的貧困群眾生產生活條件非常艱苦,老百姓再苦再累,一年到頭從地里也刨不出幾個錢,很多時候有勁沒處使,陷入“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的困境。

  在這些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的成本很高。我聯系的東鄉族自治縣,修同樣一公里路、鋪同樣一條自來水管、蓋同樣一棟房子,花的錢、付出的成本是周圍川區的幾倍甚至十幾倍,扶貧脫貧的難度極大。有些林緣區的扶貧開發,還會造成自然生態破壞,很難實現就地脫貧。大家逐步認識到,這些地方只有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幫助貧困群眾“挪窮窩、拔窮根”,尋找更適合的新家園,才能從根本上改變生存發展的面貌。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易地扶貧搬遷要根據當地資源條件和環境承載能力,科學確定安置點,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甘肅東西跨度1600多公里,地形地貌差異很大,群眾的生活習慣也不一樣。易地扶貧搬遷工作中,我們堅持規劃先行、分類施策,因地制宜選擇搬遷方式和安置點。在以武威為代表的河西地區,主要依托祁連山生態保護、石羊河流域治理等工程,以水定地、以地定人實施搬遷。在以定西為代表的中部干旱區和以慶陽為代表的隴東能源基地,主要依托縣城、小城鎮、中心村、工業園區等就近集中搬遷安置。在以隴南為代表的南部山區,堅持依山就勢,通過插花、城鎮化安置等方式,最大程度解決“人往哪里去、地從哪里來”的問題。

  “十三五”期間,全省共有49.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施了易地扶貧搬遷,涉及12個市(州)、70個縣(市、區),建設集中安置點1734個,新建住房11.44萬套,目前全部竣工并基本實現搬遷入住。

  問題總是和工作推進相伴而生。這幾年,在對脫貧攻堅的調研督查和明察暗訪中,發現有的地方存在搬遷對象不夠精準、拆舊復墾進展較慢、資金管理不夠規范等問題。我在入戶調查時也發現,有的新房子大門上鎖、沒有生活居住的氣息,個別房子的墻壁出現裂縫、地基有沉陷,有的搬遷點上除了房子之外別無他物,能看出入住率不高、配套設施不夠齊全。深入了解,發現有的搬遷點在規劃建設時,對群眾搞養殖的傳統考慮不充分,沒有同步建設飼養圈舍,導致村民在老房子和新建房之間“兩頭跑”;有的房屋建設質量管理不夠嚴格,沒有驗收就組織群眾搬遷入住,群眾不夠滿意。

  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圍繞住房竣工率和入住率、資金管理、配套設施、后續產業、就業扶持等8個方面重點內容,開展全面排查整治。實際工作中我們感到,“挪窮窩”后“改窮業”的問題最為關鍵。我們將搬遷群眾納入產業到戶扶持范圍,通過特色種養、扶貧車間、鄉村旅游、公益崗位、資產收益分紅等多種措施,為搬遷群眾在安置點就近就業創造條件。通過產業培育和就業扶持,全省47.3萬搬遷貧困人口已脫貧,占已搬遷入住人口的94.8%,實現了“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的目標。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按照國家政策,結合甘肅實際,在生態脆弱地區實施的易地扶貧搬遷,不僅從根本上改善了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還有效緩解了當地的生態環境壓力,實現了脫貧致富和生態保護共贏。這幾年,武威市先后建成108個移民安置點,世代生活在祁連山高海拔山區的3.2萬戶、13.14萬人順利“下山入川”,遷出區恢復生態用地72萬畝,恢復水源涵養林5.2萬畝,為祁連山生態保護作出了貢獻。

  拉開架勢,構建扶貧產業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甘肅農村地區產業發展“弱、小、散”的特點比較明顯,主導產業層次低,特色產業發展尚處在起步階段,龍頭企業帶動作用不夠強,產業體系不夠完善,尤其是民族地區群眾因為語言不通、受教育程度低,出不了遠門,收入主要靠種植和養殖。如何讓貧困群眾種養之余搞些副業、增加收入?如何讓留守婦女和老人力所能及地參與務工、補貼家用?我一直在揣摩這些問題怎么解決。 

  這幾年,臨夏等地學習借鑒外省經驗,結合實際逐步發展起來的扶貧車間,為發展扶貧產業、帶動群眾就業、促進農民增收探索出一條有效的路子。2019年11月,我到臨夏州去調研,走進由廈門市湖里區援建的河灘鎮小莊村誠福祥布鞋巾幗扶貧車間,看到擺放整齊的30多臺機器正在工作,東鄉族婦女們熟練地操作機器,布料、鞋底、鞋邊等過手后,變成一雙雙精致的布鞋。這家扶貧車間由脫貧帶頭人馬祖力哈負責經營管理,她是東鄉族勞動婦女的典型代表,不僅自己脫了貧,還帶動村里的婦女走上了在家門口增收致富的新路。

  扶貧車間把企業生產線上的部分車間建在農村,讓貧困群眾“不出村、有活干、把錢賺”,做到農閑人不閑,務農、顧家、掙錢“三不誤”。對農村貧困婦女來說,更重要的是帶動了思想觀念的轉變,增強了她們自立自強的信心和榮譽感。

  要讓更多貧困群眾通過扶貧車間穩定就業、持續受益,就必須推動扶貧車間走得更穩、更好。經過深入研究,省里出臺了扶持發展扶貧車間促進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的意見,同時積極引進東部對口幫扶省市的企業參與扶貧車間建設,按照“群眾搬到哪里、扶貧車間就建到哪里,哪里人口集中、扶貧車間就建到哪里”的思路,讓小山溝連上了大市場,有效帶動了就近就業和群眾增收。到2019年底,全省貧困山區已建成扶貧車間1900多個,累計吸納貧困群眾尤其是貧困婦女就地就業8.98萬人,人均年收入2萬元左右。 

  扶貧車間是甘肅構建貧困地區產業體系、增加群眾就業的一個方式。近年來,全省上下緊緊抓住貧困人口增收這個關鍵,拉開架勢、撲下身子構建富民產業體系,堅持產業整體構建與到戶產業培育相結合,因地制宜發展“牛羊菜果薯藥”六大特色產業,支持貧困戶發展小庭院、小家禽、小手工、小買賣、小作坊等“五小”產業,初步構建起了以生產組織、資金保障、產銷對接、風險防范為主體的產業發展體系,基本實現了縣有主導產業、村有致富門路、戶有增收項目的目標。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脫貧攻堅工作艱苦卓絕,收官之年又遭遇疫情影響,各項工作任務更重、要求更高。這次疫情對產業扶貧造成一定影響,一些企業生產運營出現暫時困難,對龍頭企業和合作社恢復生產、農產品銷售、貧困群眾外出務工也帶來不同程度影響。這一段時間,我們組織縣鄉各級通過開展網上培訓,主動加強與勞務輸入地、復工復產企業對接聯系,及時掌握、發布和推送用工信息,采取點對點的方式輸送務工人員,加大農民工返崗和轉崗就業力度。同時,通過幫助龍頭企業、扶貧車間解決防疫物資、原材料供應、產品外運等方面的困難,支持和激勵企業加快復工復產。目前看,疫情對產業發展和群眾務工的影響總體可控,通過努力可以有效應對疫情沖擊。

1588296161503097786.jpg

  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多個鄉鎮的農業企業、扶貧車間和農民專業合作社近期陸續復工復產,采取靈活多樣的形式幫助農民實現“家門口”就業增收。圖為2020年3月13日,秦州區楊家寺鎮鄭宋村農民在櫻桃種植大棚內進行田間管理。新華社記者 陳斌/攝

  沒有產業,很難脫貧;缺乏產業支撐的脫貧,也難以持續?,F在,扶貧產業已經不局限于農產品本身,鄉村旅游、電子商務等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產業發展的新引擎不斷孕育。

  強基固本,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窮固然可怕,但靠窮吃窮更可怕。前幾年,我在臨夏、定西、隴南一些深度貧困村看到,群眾對過苦日子“很習慣”,覺得祖祖輩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黃土背朝天這樣熬過來的。只要守著一畝三分地、能夠有吃有喝就很滿足了,大家覺得心安理得。當時這樣的情況看得越多就越感到,必須解決“精神貧困”問題,帶領群眾沖出慣性思維的“重圍”,激活安于貧困這“一潭靜水”。 

  貧困群眾既是脫貧攻堅的對象,更是脫貧致富的主體。在和貧困群眾的交談中,我發現有的地方很重視物質上的扶貧,但精神幫扶比較少、也不知道怎么幫。有的地方出現貧困戶不想“摘帽”的現象,存在“我是貧困戶,脫貧有政府”的“等靠要”思想。這些問題不僅會影響脫貧目標如期實現,而且會造成“政策養懶漢”的不良傾向,最終影響脫貧攻堅的成色。

  為了幫助群眾擺脫“頭腦中的貧困”,這幾年我們堅持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以思想引導為先手,大力弘揚八步沙“六老漢”三代人困難面前不低頭、敢把沙漠變綠洲的奮斗精神,不斷用身邊事教育身邊人,讓貧困群眾學有榜樣、趕有目標。同時,堅持送文化下鄉、送技術上門,有針對性地開展職業教育和勞務培訓,加快推動扶貧模式從“輸血”向“造血”轉變。在工作機制上,注重發揮貧困群眾的主體作用,不大包大攬、不包辦代替,盡量采用生產獎補、勞務補助、以工代賑等方式,支持農民群眾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脫貧致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幫錢幫物,不如幫助建個好支部。在做好扶志、扶智工作上,發揮基層黨組織的作用尤為重要。我們把抓黨建促脫貧攻堅作為一項重要任務,堅持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抓脫貧”,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和黨支部建設標準化,2019年以來整頓提升軟弱渙散村黨組織2981個,通過培訓、調整、選派等方式,把有本事、愿干事、群眾認可的優秀人才選拔為村干部,優化配強村兩委班子和帶頭人隊伍,有效提升了農村基層黨組織在群眾中的凝聚力和號召力。

  農村黨員先鋒模范作用發揮得怎么樣,關鍵要看帶領群眾致富的能力強不強。甘南州舟曲縣謝家村黨支部書記謝村選,創辦了東盛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經過長期摸索,他不僅帶著養殖的舟曲從嶺藏雞走進了央視農業頻道,這兩年還通過發放雞苗、統一收購、代養代銷等方式,帶動全縣4436戶貧困戶抱團養雞,累計分紅達到280萬元。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把黨的扶貧政策落實下去、把貧困群眾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要靠基層黨組織去推動、靠黨員干部去落實。貧困村黨員隊伍年齡結構相對老化、文化程度不高、能力不足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好,而且越是偏遠、越是貧困的地方,黨支部的能力越弱。因此,必須把脫貧攻堅和夯實基層組織緊密結合起來,把村黨支部和黨員干部隊伍建設作為一項戰略任務來抓,著力打造一支不走的基層工作隊伍,為農村長遠發展提供組織保障。 

  千百年來困擾甘肅人民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得到解決,全面小康的夢想也將在我們手里實現。能夠參與其中、奮斗其中,這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榮光。

上一篇:截至4月30日20時 甘肅連續25天無新增確診… [2020-05-01]

下一篇:寧夏連續58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無無癥狀感… [2020-05-01]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山西11选5投注 河北福彩排列七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 pk10在线平台手机投注 二肖二码中特七七 怎么进微信股票群 浙江体彩20选5大星走势图 理财买什么产品好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