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美文美聲>西部美文

春風中的村莊 (常曉軍)

編輯:張藝齡 來源: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31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伴著春風鳥鳴,又回到了故鄉。田地里早已是綠油油一片,彌散著鄉土的徐徐馨香??磻T了城市的繁華,這綠足以讓人沉醉其中了,只想沿著街道一直走下去,去探尋與春天相關的風情。
 
  春光柔柔,桃花杏花們都從一戶戶的庭院中探出了頭,艷艷的花團錦簇,粉粉的清新淡雅,在不停地張望中等著人來夸贊。任憑香氣繚繞,柿樹才慢慢露出些許紅綠相間的芽苞,這些看似愚拙的柿樹分布零散,沒有依依楊柳的成排成行,也沒有桃李百花的香艷撲鼻,卻以獨特豪放的氣質還原著鄉村的古樸。茸茸的、萌萌的柳樹確實不同,春風吹過,枝葉便齊齊地變綠,與磚青色的建筑相映成趣。一邊是古樸的青,一邊是耀眼的綠,人行其中,瞬間融入詩情畫意里。
         春到小鄉村(攝影:王亞恒)
  
  說是村,其實更像是一處泛黃的歷史遺跡,時時處處都豐富著人們的想象。無論是寬闊的打麥場還是破舊的建筑,無論是翻新的澇池還是蜿蜒的小路,流淌著的都是緩慢時光,都是讓人不舍離去的夢想。高樓蓋起來了,水泥路面鋪上了,可舊時的學校還在,磨坊還在,偶然還能見著廢棄的磨盤、轆轤,讓童年的記憶愈加清晰。所有的一切都在春風中變化著,提醒著人們珍惜時光。自由自在的雞鴨在啄著食,絲毫不理會來往的人,在八字步的驕傲中滿足著。貓們多是懶懶的,在路邊除了東張西望,也會咕咕地打著呼嚕。偶爾有人停下來為它們拍幾張萌照,而它們卻警惕地張望,有時還會故意吹胡子瞪眼,人一走又很快地進入夢鄉。我也曾想,它們是多么幸福,即便活在風景中也很自足,有著田園生活的悠游自在。
 
  春風里,我見到一位須發銀白、戴著光亮石頭眼鏡的老人,滿足地坐在門前喝茶,抽著長長的旱煙,不時用長指甲壓一下煙窩里的煙絲,在裊裊煙霧中對于所有早已了然于心。帶著孩子在村里走著,很多人都非常陌生,就仿佛不是回家,而只是一次路過的游玩??茨切┕爬系霓r具、鐵器,鏤空的磚雕,凌亂的磨盤、轱轆等器物,它們或掛在墻壁上成為歷史,或豎立房前任由人來評說,或身處雜草叢中守望著。各種聲音在描述著村莊,各種色彩在塑造著村莊,真正要靜下來才會恍然大悟,原來愜意的只是內心。當清晨的陽光剛從霧中升起,孩子們陸續從家里出來,三五成群地說笑著,男人們拿著農具,面朝黃土背朝天。日復一日的平和恬靜,寫滿著知足常樂的田園情趣。在關中大地上,這樣的村莊和生活太司空見慣,沒有曼妙動聽的流行樂,粗獷有力的秦腔卻是它們的點綴,鏗鏘有力的腔調中,吼出的是對悠閑生活的激情傳唱,余音在枝葉上擺動,帶給人久違的真實和感動。
 
  都說明月春風是故人,有時我也希望再次聽到那熟悉的風箱響起,看到跳躍的火苗燃燒,水在翻滾,汽在氤氳,聽老人們講古今,看貓追狗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一個曾讓人無數次感受春光的村莊,就以這樣的方式留在心底,成了心中的風景。若從生命的長度來說,在這里生活了一輩子的人,驟然而起的熱鬧無法擾亂寧靜的內心,若從生命的厚度而言,匆匆而過的歲月歷練中,他們早已積淀下了精彩而豐厚的人生。
 
  春天來了,如我來時滿心歡喜,走時戀戀不舍。我撫摸著老宅上的門環,不禁又一次心生感動,我知道,春風可以喚醒所有,但留下的依然是行色匆匆。

上一篇:上有老下有小 (王秀敏) [2020-03-28]

下一篇:最是一年春好處 (史怡蕾) [2020-04-09]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大发快三开始赢后面输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 辽宁11选5走势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理财平台排名鸿坤金服 吉林快三快三和推荐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安徽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