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西部網事>西部精神

西安女護士張愿花的抗疫日記:我得幫他們走出陰霾

編輯:王亞恒 來源:西部網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18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西部網訊(記者 蘇靜萌)“來武漢支援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后悔的決定,我相信武漢春天一定會來臨,春暖花開時我們都能回家。”疫情發生后,西安國際醫學中心護士張愿花第一時間報名支援武漢,2月3日與200多名醫護人員一起踏上出征之路……

  張愿花說,從培訓熟悉環境到工作交接進入病區,只有短短不到一周的時間。2月9日,她第一天進入病區,體會到什么叫與時間賽跑,什么叫對生命的渴望,什么叫真正意義的救死扶傷。

  抗疫日記:

  “一想到付出能讓患者康復,我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充滿力量”

  2月9日,我第一次進入病區工作,我對病區非常陌生,但又充滿期待,很想盡快上手,又因害怕出錯而有些躡手躡腳。他們似乎看出了我的緊張,同事鄧向丹為我詳細介紹病區環境和病人情況。很快,我們交接完畢,我真正走上了防疫一線。

  人一旦忙碌起來就完全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疲勞,甚至會暫時忘記我們身處的環境。除了身著厚厚的防護服、時常起霧的護目鏡和一刻不能取下的口罩,似乎也跟平常的工作沒什么兩樣。但是,每一次進入病房我都不敢有一絲懈怠,一想到我的付出能讓患者早日康復,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滿力量。

  下班后,視頻里的寶寶像往常一樣對我說:“媽媽,下”。我知道,她想讓我早點下班回去和她一起讀繪本,看小豬佩奇。我說,“媽媽會加油”,馬上掛斷了視頻,眼淚順著臉頰留下來,怎么都止不住,孩子想我了,我又何嘗不想她?現在她還不懂,媽媽為什么會離開她,為什么會流淚,但是我相信終有一天孩子會懂得、會理解、會支持。寶貝,媽媽答應你,一定會保護好自己,回來陪你散步,教你學說話,陪你畫畫讀書。

  “用意志力把嘔吐物咽下去,我舍不得這身防護服”

  2月12日,很不爭氣的暈倒了。前幾天狀態還不錯,雖然有過不舒服,但是過幾分鐘就好了,本以為慢慢適應了工作節奏和工作強度,沒想到卻出現意外。早晨一接班,我像往常一樣進入病區,為患者測體溫、血氧飽和度、血壓生命體征,一圈還沒下來,就感覺自己有點兒呼吸困難,頭疼惡心。護士長和我說話,我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我趕緊坐在一邊,想著會像前兩天一樣,緩一緩就好了。等稍微穩定了一會兒,我站起來去拿我的工作記錄本,可是眼前一陣眩暈、胃里翻江倒海、身上頻冒冷汗,頭暈加上護目鏡的霧氣,我簡直要窒息了。但是憑借著僅存的意志力,硬把嘔吐物咽了下去,我舍不得這身防護服,我的口罩還沒有到更換的時間。

  護士長看出了我的異樣,馬上安排同事扶我出去休息,可還沒到緩沖區,眼前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來的時候督導坐在我旁邊,在她的幫助下,我脫下了防護服,就這樣第一次做了“逃兵”。這一刻,我特別討厭自己的身體,第一批支援團隊已經奮戰了這么多天都還在堅持,怎么我才這么幾天就倒下了,太丟臉了。

  在清潔區,我見到了護士長史露,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咬著嘴唇擠出了三個字“對不起”。史護士長笑了,溫柔的對我說:“沒什么對不起的,你能來武漢就是英雄,先休息一下,還有很多病人等著你去護理。”

  和寶貝視頻的時候,她居然說出了“媽媽,加油”。簡單的四個字,好像是從漫天烏云中射出來的一線陽光,那么耀眼又那么珍貴。掛斷視頻后,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加油、一定要堅持,給寶貝樹立一個好榜樣,做一個讓她驕傲的媽媽。

  “看到熟睡的患者,其實我的心里很暖”

  2月29日,是我來武漢的第26天,晚上和我搭班的尹醫生抬頭看了看表說:“小花12點了,現在是29號了。”我驚嘆到,四年一度的2月29日我居然在武漢,30歲第一次來武漢,居然是因為疫情,我停下手中的工作,望了望窗外。

  還沒回過神來,就因為兩名重癥患者的到來,打破了短暫的寧靜。這兩名患者年齡都超過了80歲,情況危重。我想,我這輩子再也忘不了那個求生欲望強烈的老爺爺眼神,他進來的時候,平車轉運,戴著尿不濕還不會說話,幾乎不怎么會動,骨瘦如柴。遵醫囑立即給他氧氣吸入、心電監測、建立靜脈通路。我根本看不到甚至摸不到他的血管,我扎了三針才在手指頭上留置了一個套管針,老爺爺很配合,沒有流露出一絲的不耐煩。

  我剛轉身準備去查房,他突然用盡全身力氣拉住了我的手,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張大了嘴巴一張一合,這一幕著實嚇了我一跳。凌晨的病房很安靜,我努力平復自己問他,爺爺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什么?他用手指了指嘴巴,這時我才注意到他那已經干到起皮的嘴唇。他一定是白天轉運奔波,一天都沒有吃飯,沒有喝水,我說你是不是想喝水?老爺爺不會說話,努力的眨著眼睛,我說你先松開手,我去給你倒水。

  我調好水溫,用棉簽沾著水一點點喂給他,但完全滿足不了他的需求,我想到了注射器,就在我轉身的瞬間,他突然使勁的敲打著床頭柜和氧氣筒。我知道他是怕我走了,沒人管他,我以最快的速度拿了一個注射器,回來接著喂他,老爺爺盡力和我配合,此時的我心里才慢慢地平靜下來。一會兒就喝了一大半杯水,他咳了兩聲,想要翻個身,我扶著他慢慢的翻過去,很快他就睡著了。

  這時的我,其實心里很暖。走出病房的時候,我看了他一眼,熟睡的他是那么安詳,我的眼睛里也噙滿了淚水,現在的他本應該是膝下兒孫滿堂,就算生病也應該是兒女陪在身旁,而受疫情影響,他只能一個人孤獨地躺在這里。從他的眼睛里,我知道他想活著,非常想回家。

  “耐心地傾聽適時的安慰,我得幫他們走出那場陰霾”

  3月11日是我們從武漢八院轉戰長江新城方艙醫院的第6天,回想過去在武漢八院的這一個月里,我們有過汗水也流過淚水。當從八院離開時,把最后的治愈者辦理出院后,那種許喜悅真的是無以言表,我還留下了特別珍貴的一張和全部出院患者的合影??粗∪讼矏偟氖帐爸欣?,心里突然有些不舍。

  在長江新城方艙醫院也是別有一番滋味,晚上夜班,夜深人靜。月光從頭頂的窗戶照進來,像希望一樣照暖著每一個人,這里都是康復的患者,所以相對來說,輕松了一些,我需要陪著他們一起再闖過最后一關。

  就拿測體溫來說吧,沒有一個超過37度的,就覺得這個班上的格外的愉快,如果有體溫37度以上的,他們就特別敏感和緊張,這時我們不僅要用專業的知識去判斷,而且要去安慰和說服他們和周圍的人。所以在這里,我們又充當了心理學家和傾聽者的角色,耐心地傾聽他們的敘述和需求,適時的去安慰,盡可能的站在他們的角度去考慮,去幫助他們,無論是專業上或是物質上的。盡可能得幫他們走出那場陰霾,讓他們回家的時候,真的就像做了一個有著美好結局且溫暖的夢。

上一篇:【對話周原文藝】扶風作家徒步黃河上央視… [2019-12-02]

下一篇:寫下請戰書,瞞著父母上前線——記甘肅省… [2020-05-13]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甘肃十一选五来开奖号 配资炒股介绍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测 广东11选5历史列表 股票涨跌怎么看 广东快乐十分遗漏真准网 福彩3d开机号分析 pc蛋蛋分析 09年24期快乐双彩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