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美文美聲>西部美文

冬日柿香 (張曉峰)

編輯:張藝齡 來源: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30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冬至回老家已成為我多年的習慣,八十歲的老母親見我回來又念叨著柿子熟透了,讓我將屋后的柿子摘了。而我卻不以為意,不是不愿意去摘,是因為現在柿子多得到處都是,不像蘋果、梨那樣耐放。往年還有來鄉下收柿子的客商,可今年卻遲遲不見。節儉了一輩子的老人卻不這樣認為,她覺得果子成熟了就要摘,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若不然,便是一種浪費,內心就會感到不安。
 
  為了不讓母親生氣,我不情愿地扛起梯子,提著竹簍,來到屋后,看見枝頭掛滿紅燈籠似的小柿子,心中頓生別樣的情懷。常理說柿子應在霜降后采摘,現在都數九寒天了,但這一抹火紅,像暗夜深處的盞盞明燈,如這紅紅火火的日子,叫人心生暖意。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母親為何這般偏愛它!
 
  我站在梯子上,小心翼翼地由低到高一個一個地摘著,紅彤彤的柿子大多已經熟透發軟。我慢慢摘下來遞到母親手里,她整齊地擺放在大籮筐里,低頭彎腰的瞬間,我看見她鬢角深深的皺紋里流露出來的喜悅……
 
  記得小時候,柿樹極少,只能在遠離村莊的溝邊、塄坎才偶爾見到,那時候能吃上柿子也是一種奢想。到了冬季,街道上總會聽到挑著扁擔的農夫的吆喝聲,擔子兩頭的竹簍上用繩索固定著木盤,木盤里擺放著碼得整齊的柿子,有軟柿子、火罐柿,還有用溫水暖熟的硬柿子,都是論個賣,一毛錢可以買十多個。有的買家直接在木盤吸,一口一個,吃得滿手柿子汁,吃過后數柿子把再付錢。
 
  脆柿子像冰糖般甜,干脆爽口;火罐柿子,皮易剝,嫩嫩的果肉上泛著飽滿的汁,吸到嘴里又黏又甜;若吃凍柿子,就用溫水暖一下,待柿子化到八九分時,里頭變稀變軟,輕輕把皮剝開,吃起來黏糊糊的,等全化開了,用嘴吸,果肉里滿滿的汁水,嘩啦啦地流進嘴里,甜蜜的柿香瞬間就溢滿唇齒,熱冷交織,爽滑而甜美。
 
  母親每年會將柿子仔細挑揀后晾在屋頂,經過風吹日曬,水分揮發后,柿子表面會凝結一層薄薄的糖霜,而后變得扁實,因此而得名柿餅。想吃時可以將柿餅切成細條,作為一道不錯的菜肴,抑或沏一杯熱茶,嚼一口柿餅,那滋味香甜爽口,不失為冬天清熱解燥之良藥。
 
  一樹柿子讓我采摘無幾。從母親收獲的笑臉上,我感到了喜悅和興奮,對于即將進入不惑之年的我,回家何嘗不想多看看母親那慈祥的笑容呢!

上一篇:蟠龍風景如是好 (史永峰 武玉娥) [2019-12-23]

下一篇:擁有那份的執著(作者:陜西寶雞 范源) [2019-12-30]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 平特一肖论坛 国内如何买美股 好彩1走势图表 爱玩捕鱼达人大圣归来 我想炒股怎么开户 黑龙江36选7中几个号有奖 王中王精选全年三十码 股票配资业务员主要干什么 免费单双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