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美文美聲>西部美文

蟠龍風景如是好 (史永峰 武玉娥)

編輯:張藝齡 來源:寶雞電臺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23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在八百里秦川西垂的陳倉大地上,“黨閣老后人賣院”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我就是在長輩們“莫做黨閣老后人”的警示教育聲中長大的。每當我從渭河“蟠龍大橋”上穿過,遙望那形如盤龍昂首傲視陳倉的蟠龍高塬上那座凌空凸出的山峰時,心中就會油然滋生出對養育出一位“大清閣老”黨崇雅的蟠龍山村的好奇與向往,希望能有機會領略這個山村神秘的、富含傳奇色彩的風光。
 
  十二月十四日,我隨寶雞市雜文散文家協會組織的扶貧采風活動,與本市的作家、藝術家們,如愿考察了這塊風水寶地!
 
  清晨,與幾位文友驅車從寶雞高新區出發,向北穿過蟠龍大橋,沿蟠龍大道駛上蟠龍塬坡口,即按導航提示左拐進一條平直寬敞的大道一路向西疾駛約十多分鐘,在大道盡頭處拐入下坡路段,就進入了金臺區蟠龍鎮蟠龍山村。村子不算大,沿塬邊半坡平臺東西分布,縱橫幾條街道,兩旁農家房舍錯落有致,典型的渭北黃土高原小鄉村。我們來到了村委會,蟠龍鎮鎮長劉波和蟠龍山村黨支部書記閆永利等鎮村干部與我們協會會員、金臺區政協副主席嚴曉霞女士早已在此恭候,迎我們到村會議室簡單介紹了蟠龍山村的基本情況后,便親任向導,帶領我們游覽這個小山村的風貌和黨崇雅故居。
 
  出村委會大院,沿村莊南一條小道順坡而下,但見一座土城堡的殘垣斷壁東西橫向,靜臥在雜草叢中,依稀可見的宅院遺址和幾處荒廢的院落殘痕斷墻,昭示著這座土城堡曾經的繁華景象;正前方不遠處一座破敗的高大土木結構的瓦房豎立在廢墟之上,看上去搖搖欲墜;那裸露的粗壯的圓木屋架和前沿的青磚、木板以及依稀可見的雕梁畫棟,足以讓游客遐想當年閣老庭院的富麗堂皇!
 
  繞過閣老庭院,沿坡道西南而下,就走上了蟠龍塬西南盡頭突兀而出伸向秦川的船型平臺,這,便是在塬下仰視所見的“蟠龍山峰”。站在這平臺上,凌空東望,金水河由千山而下,一瀉千里,匯入渭水;西岸寶陵塬邊金臺觀與此處成犄角遙相呼應,寶雞老城盡收眼底;南眺,魏巍秦嶺腳下,八百里秦川東西伸展,一望無際,渭河兩岸,高樓林立,一座新興的現代化都市一覽無遺,猶有虎眈龍躍之感,好一處風水寶地!
 
  回身沿塬邊小道繼續東走,但見一排窯洞掩映在半坡雜草叢中,窯前庭院遺址依舊依稀可見。站在土城堡東頭的廢墟上東望,雖村莊樹木遮擋,但知不過十余里便是蟠龍塬的盡頭,一條千河峽谷,將其與關中大平原阻斷。一路上,文友們七嘴八舌議論著黨閣老的逸聞軼事,譏笑著其后人賣院的趣事與不肖,我卻心生感慨,竟有為其后人鳴不平的想法來。
 
  我在想,四百年前的蟠龍山莊,固然是一塊風水寶地,出了一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中豪杰黨閣老,但這前有滔滔渭水,后是漫漫山地長坡,左右被兩條峽谷阻斷,出門不是爬坡就要涉水的孤塬旱地,也不過是一塊遠觀景如畫、身臨移步難,靠天吃飯的窮鄉僻壤!縱然是黨閣老留下了萬貫家產、金銀塞椽,后人們豈肯猶抱著“幾百年后再出一個閣老”幻想,蝸居在這塊狹小的“風水寶地”上而不思沖出孤塬,為自己爭取一方廣闊的生存空間?倘若換作吾輩,在無力改變自己的生存環境時,又豈能不會產生變賣祖業移居他鄉的念頭?!
 
  這樣想著,走出了“閣老山莊”,又隨采風團驅車上塬,游覽“蟠龍新區”。
 
  這是一座正在興建中的現代化新城。廣闊的平原上,底縣公路穿境而過,東接陳倉,突破千河峽谷的阻攔,與關中大平原連成一片,直通古絲綢之路的起點古都西安;西越金陵河,與寶平公路銜接,直上大西北塞上高原!一條蟠龍大道貫通南北,順塬而下,將新區與市行政中心連成一體,滔滔渭河天塹變坦途。塬上微風徐來,草木清香,居民小區拔地而起的高樓與“一環(環繞塬邊的寬幅生態林帶)三廊(三條寬幅休閑、觀光的生態景觀廊道)”的綠樹林蔭交相輝映,猶似仙境落人間;新區內蟠龍文化公園、森林公園、城市中心公園各具特色,又相映成趣,商貿、教育、休閑、運動以及工業園區、科研機構等現代城市基礎設施與文化元素一應俱全;新區以北,生態農業園星羅密布,果蔬鮮亮,飄滿泥土清香;農家庭院,風味小吃,滿是渭北風情;村前池塘,鴨鵝戲水,岸邊林蔭,曲徑幽深,好一處“盛世桃源”!
 
  蟠龍新區管委會工作人員告訴我們,新區規劃總面積128平方公里,城市人口30萬。目前已經建成初具規模的一期項目面積約43.8平方公里,主導產業產值貢獻達到80億元,計劃到2025年實現以文化創意、休閑旅游、醫療健康、節能環保為主導的“四大先導”幸福產業體系初步形成,產業產值貢獻達到180億元的中期目標,到2030年,在完善“四大先導”產業體系的基礎上,形成較為完善的信息技術、新材料、新能源、軍民結合產業、機器人及智能制造等五大潛能產業體系,實現主導產業產值貢獻達到350億元的目標!不久的將來,蟠龍新區不僅會讓充滿傳奇的“閣老山莊”乘上新時代的高速列車煥發出新的氣象,而且必將是最佳的宜居、宜業、宜商、宜游與宜心的生態文明之地,成為寶雞城市群中一顆璀璨絢麗的“塞上明珠”!
 
  游覽了蟠龍塬的風光,聽完新區工作人員激情滿懷的滔滔介紹,我忽然又想:假使當年賣院的黨閣老后人今天猶在,他們還會不惜背負被世人譏笑的罵名,賣掉“閣老庭院”而游散他鄉么?!
 
  史永峰,筆名冷夢良,中華藝術學會會員、中國孔子基金會寶雞孔子學堂客座講師、寶雞市孔子研究會理事、陜西省孔子研究會會員、寶雞市傳統文化促進會會員、寶雞文學創作學會副秘書長、寶雞市雜文散文家協會會員、陜西省公安文聯會員。小說、散文、雜文散見于全國各類報刊雜志,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其雜文集《阿Q重返人間》;秦腔劇本《寡婦送匾》獲寶雞市戲曲創作三等獎。在《中國當代文化與教育》、《寶雞社會科學》等雜志發表《論孔子的“為政以德”思想》、《國學的基本精神是構建和諧社會的基石》等學術論文。近年來專心總結整理近30年來研讀《論語》的心得體會,潛心撰寫《冷夢良論語新解》一書。
 
  武玉娥,退休干部,文學愛好者。

上一篇:情系南瓜 (寶雞 張瑞敏) [2019-12-23]

下一篇:冬日柿香 (張曉峰) [2019-12-30]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云南11选5今今天 最准平码计算公式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玩法 股票涨跌由什么计算的 加拿大28杀单双公式 信托理财平台 上海快三开售时间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 股票什么时候开始交易 好彩1精准特围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