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西部網事>往事如煙

芬蘭34歲女總理:出身“非傳統家庭”,愛在社交媒體上曬照

編輯:王亞恒 來源:澎湃新聞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12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原標題:芬蘭34歲女總理:出身“非傳統家庭”,愛在社交媒體上曬照

  “她是芬蘭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理,也是芬蘭第三位女性總理;她所持的環保、左翼價值觀與我相符;她來自一個同性戀家庭;她未婚但是有個寶寶……”當被問及對芬蘭新任總理桑娜·馬林(Sanna Marin)的看法時,25歲芬蘭在讀大學生勞里(Lauri)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毫不猶豫說出一串對新總理的印象。

  當地時間12月10日,34歲的芬蘭社會民主黨人、此前擔任交通部長的桑娜·馬林正式就任芬蘭總理一職,成為芬蘭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理,同時也是全世界最年輕的在任總理。

 桑娜·馬林  新華社 資料圖桑娜·馬林  新華社 資料圖

  今年4月芬蘭大選后,社會民主黨成為芬蘭議會的最大政黨,該黨主席安蒂·林內(Antti Rinne)隨后出任總理并組建新一屆政府。由于處理國有企業芬蘭國有的郵政公司(Posti)勞資糾紛事件不利并引發大范圍罷工,12月3日,林內辭去總理一職。12月8日,桑娜·馬林以32票對29票的優勢擊敗黨內對手安蒂·林特曼(Antti Lindtman),10日正式接任總理之職。

  桑娜·馬林在芬蘭政治動蕩、兩極分化時期上任,她面臨的問題并不輕松。由于馬林的性別和年齡,她一上任就引來了全世界媒體的高度關注。她有怎樣的故事?芬蘭人又是如何看待她的?在左翼逐漸失勢的歐洲,一位年輕的女性左翼總理,會給芬蘭帶來如何的影響?

  曾批芬蘭政客是“政治肉雞”

  桑娜·馬林1985年11月16日出生于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一個平凡的家庭,她的母親在孤兒院長大,父親因為酗酒在她幾歲的時候就離開了家。此后,馬林被她的母親和其同性伴侶共同撫養長大,她也是全家第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員。

  2015年,馬林在接受芬蘭女性雜志《Me Naiset》采訪時表示,她小時候覺得自己“被忽視了”,因為她無法公開談論自己“非傳統”的家庭。她表示,“沉默是最難的,隱形讓人感到無能。別人不認為我們是一個真正的家庭,我們也無法與他人平等,但我沒有被欺負。即使在我很小的時候,我也非常坦率和固執。一切對我來說都并不輕松。”

  在LGBT(指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家庭中長大,在馬林看來是一種財富。馬林2016年在博客中寫道:“我的童年和青年時代不包括豐富的物質生活,但包括愛情和瑣碎的生活日常。”這一表態令芬蘭的保守黨派大為震驚。

  馬林還在一次辯論上稱,芬蘭的政客都是“政治肉雞”,對普通人的生活一無所知。

  但馬林坦言,自己此前從來沒有想過要從政,她告訴《紐約時報》:“我上高中的時候覺得搞政治的人和我很不一樣,他們的背景也和我不一樣。當時,我覺得自己不可能參與其中。”

  然而,事情悄然發生了改變。作為一名左翼的進步主義者,馬林稱當她第一次涉足政治時,芬蘭社民黨的“平等、自由與和平”的價值觀吸引了她。2006年,21歲的馬林加入了芬蘭社民黨的青年組織。

  在坦佩雷大學學習的同時,馬林也開始參與公共政治。2012年,27歲的馬林當選為芬蘭坦佩雷市市政議員,2013至2017年擔任市政議會主席。2017年,馬林于坦佩雷大學獲得行政科學碩士學位。

  在坦佩雷大學(赫爾萬塔校區)學生勞里看來,馬林擔任總理并不讓人意外:她一直活躍在芬蘭社會民主黨內,并在2014年當選為社會民主黨第二副主席;2015年,她在坦佩雷所在的皮爾坎馬(Pirkanmaa)選區當選為芬蘭議會議員,4年后再次當選。2019年6月6日,馬林成為芬蘭交通和通訊部長。

  據英國《衛報》報道,46歲的坦佩雷當地教師亞里·卡利奧(Jari Kallio)回憶起10年前與馬林在一次選舉討論上的相遇,仍然記得馬林憑借淵博的知識和令人信服的論點,從其他參加討論的成員中脫穎而出。“多年來,她證明了自己是芬蘭最聰明的政治家之一。”

  《紐約時報》10日評論稱,盡管全世界剛剛開始了解這位左翼領導人,但自2015年首次進入議會以來,馬林就是芬蘭社會民主黨的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對許多人來說,她擔任領導人是“自然會發生的事”。

  “她不是憑空出現的,”坦佩雷大學性別研究教授約翰娜·坎托拉(Johanna Kantola)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說,“她很討人喜歡。”

  “年輕女性領導對芬蘭來說并非轟動之事”

  英國《每日郵報》在9日的一篇文章中稱,馬林是一位會吸引千禧一代即“Instagram一代”的政治家。在政治領域取得成功的同時,她還在自己的社交媒體Instagram頁面上記錄自己的懷孕歷程,貼出懷孕時的自拍照,甚至還大方分享母乳喂養的照片。

 馬林懷孕時的自拍照  馬林懷孕時的自拍照   

  在馬林的Instagram上,不乏她大吃冰淇淋和棉花糖的照片、在意大利度假時在泳池邊拍攝的照片,還分享了她參加活動支持同性婚姻的照片。

  2018年1月,馬林生下了與男友馬庫斯·萊科寧(Markus Räikkönen)的第一個孩子。據芬蘭當地媒體《晨報》(Aamulehti)2月的一篇報道稱,在孩子出生前,馬林的最長工作記錄是16個小時。孩子出生后,她和馬庫斯輪流照顧孩子。芬蘭電視臺MTV Uutiset報道稱,馬林會盡量平衡工作與家庭,“我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也想和女兒在一起。”而她認為,目前為止,她已成功做到這一點。在2018年的一次采訪上,伴侶馬庫斯也評價她“總能優先考慮最重要的事情”,并稱贊了她做事時的鎮定與專注。

 馬林與男友和女兒的合影馬林與男友和女兒的合影

  對于自己當選芬蘭總理,馬林表示:“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年齡或性別,我想我參政以及贏得選舉的原因是我得到了選民的信任。”

  “每一位女性總理的當選都讓女性總理更像是一種常態,而不是例外。和她的年齡一樣,她正在為年輕人進行政治塑造,為年輕的女政治家開辟了道路。因為人們注意到她可以成為一個好的總理,所以我們未來可以有更多年輕的和女性政治家和總理。”勞里說。

  盡管馬林的新角色引起了全球的關注,但赫爾辛基大學政治學教授安妮·霍利(Anne Holli)認為這并不奇怪,幾十年來,芬蘭女性在議會中的比例一直很高。

  據《衛報》報道,芬蘭在1906年成為歐洲第一個在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有女性擔任議會議員的國家。(但此時的芬蘭仍附屬于沙皇俄國,1917年才獨立。——編者注)據《紐約時報》報道,在1983年的選舉中,女性取得了議會30%的席位,到2007年,這一比例上升到40%以上。在今年4月的芬蘭議會選舉中,當選的女議員人數為創紀錄的93席,相當于議會總席位的46%,最年輕的女議員年僅24歲。報道稱,今年的投票率是幾十年來最高的,接近73%。對上屆政府的強烈反對導致選民人數激增,他們也因此選擇了更年輕、更自由的議員和一些女性議員。

  圖爾庫大學的政治學家燕妮·卡里馬基(Jenni Karimaki)告訴路透社,女性在議會中擔任的職位越來越多,因為民眾需要看到更多女性擔任重要職務。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屆的芬蘭政府由5個黨派聯合組成,目前其他4個政黨領袖也都由女性領導,其中有3人不到35歲。

 奧馬斯·尼斯卡康發布的5名女性黨派領導人的圖片奧馬斯·尼斯卡康發布的5名女性黨派領導人的圖片

  赫爾辛基政治經濟記者圖奧馬斯·尼斯卡康(Tuomas Niskakang)在其個人推特上發布了5名女性領導人的圖,并配文:“芬蘭政府由這5位政黨領導人所領導。”該條推文已獲得5.4萬點贊以及近2萬轉發。

  “對于世界來說,有趣的是她們還年輕,而且都是女性。對于芬蘭來說,這不是什么轟動的事情。”芬蘭政治評論員里斯托·烏伊莫寧(Risto Uimonen)說。

  急需彌補與盟友的信任

  在政黨選舉之前,馬林承諾將繼續支持福利項目和一個“平等和公平的社會”。12月10日,馬林在推特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了自己致力于在芬蘭建設一個更好的社會的決心,氣候變化、平等和社會福利是她的首要議程。

  馬林寫道,“我想建立這樣的一個社會: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任何(想成為的)人,每個人都可以有尊嚴地生活和成長。”但她表示,在她4年的總理任期內無法完成這一任務,暗示也需要更多人的一起努力。

  對于前總理林內,勞里評價稱,“他是一個傳統的年長的男人,不好也不壞,非常平庸。”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勞里認為年輕的女性總理馬林改變了芬蘭的政治文化,“她支持同性戀權利、環境保護、清潔能源、教育和免費的普通醫療保健系統。”勞里表示,希望芬蘭能在這樣的改革中成為某種領導者,使世界變得更可持續,接受和開放。

  但是擺在緊急上任的馬林面前的,是諸多的挑戰。據路透社的報道,馬林上任時表示要重新建立與其他執政盟友之間的信任關系,而她的前任林內因為在處理郵政公司勞資糾紛問題上的方式失去了執政盟友的信任。另外,代表左翼社民黨的馬林如何處理與中間黨的政見分歧也是一個挑戰。

  此外,芬蘭目前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即將開幕的歐盟領導人峰會也將是她作為芬蘭總理的首次外交亮相。

  一直以社會福利和性別平等聞名的芬蘭也未在歐洲右翼和民粹主義的浪潮中獨善其身,近年來民粹主義政黨芬蘭人黨逐漸崛起,在今年的大選中得票第二?!逗諣栃粱鶗r報》稱,自今年早些時候以來,芬蘭社會民主黨一直領導著該國的左翼聯盟,但遭到了芬蘭人黨的強烈反對。在芬蘭議會舉行的總理任職信任投票中,馬林也未獲得壓倒性的優勢。

  卡里馬基也表示:“不能忽略一個事實:芬蘭有些人對政府全由女性領導感到不滿。這是一個非常強烈的矛盾。”

  《衛報》評論則稱:“女性領導人雖不能完全保證一個國家或一個政黨有進步的前景,但我們也很高興看到新一代女性在政府中解決我們都面臨的一些挑戰。”

上一篇:赫魯曉夫在當政前后,做了很多出爾反爾的… [2019-06-15]

下一篇:國民黨大選版狼人殺:韓國瑜預言家蔡英文… [2019-12-12]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微信股票收费群 河南快三开奖 pk10人工计划网站 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上海快3开奖官网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 七星彩全部历史记录 场外配资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