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西部網事>西部精神

【對話周原文藝】扶風作家徒步黃河上央視《開講啦》

編輯:王亞恒 來源:周原文藝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02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近日,陜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在《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中展現陜西擔當》一文中指出:“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千百年來,奔騰不息的黃河滋養著陜西大地,塑造出氣勢恢宏的壺口瀑布,以此為背景的‘黃河大合唱’極大振奮了民族精神。必須堅定文化自信,保護傳承弘揚好黃河文化,為新時代凝聚精神力量。” 
  2019年11月29日,CCTV《開講啦》邀請我國著名水土 保持專家劉國彬講述關于黃河水土保持的知識,在座的青年代表中有一位來自陜西扶風的年輕人,他在發言提問時,說出了自己的一個壯舉:徒步走黃河,在節目進行時,他已經走了3000多公里,從山東東營走到了內蒙古。他就是扶小風(李宇飛)。
  
 
  匍匐大地,緩慢前行。80后陜西扶風籍作家扶小風(李宇飛)試圖以自己的方式去發現黃河岸邊的隱秘歷史——徒步黃河。從今年6月份開始,他只身一人從山東東營黃河入??诔霭l,開始了自己彰顯“黃河精神”的壯舉,腳步先后遍及山東、河南、山西、陜西、內蒙古五?。ㄗ灾螀^)。
   “沿黃河行走,這將是徹底洗滌我浮躁內心的一次旅程,也是我人生中一次最虔誠匍匐大地的朝圣之路。”仍在路上的扶小風,不斷地用筆記錄下他看到和感受到的黃河文明。等待歸來時,他將梳理出這一路的風塵,用一部書寫黃河兩岸“隱秘的中國”的大書,致敬母親河。 
  
 
  周原文藝:您徒步黃河的念頭和想法源于哪些方面的考慮,是作為一個尋夢之旅,還是超越于文學書寫和地理探險之外的某種情愫? 
  扶小風:走黃河是因為我想寫一部關于黃河的書,在查閱近代史料時發現大多是英國人、德國人、法國人、美國人的著作,關于黃河我們中國人的作品卻少得可憐,所以才有了走黃河的想法。任何想法要付諸行動,都是非常艱難的,而不是一個簡單的尋夢之旅。因為,截至目前,以一個寫作者身份真正一次性徒步走完黃河的,還沒有。所以,這個行程不僅僅是考察,還有更多的艱難險阻。我更多地認為這是征程,而不是旅程。5464公里沿河道的徒步,對于任何人都是一個極限挑戰,更何況沿陸路走可能最后有6000公里左右。尤其進入青海河段之后,其實更多也成了地理探險。走黃河,其實更多的是為了繼承民族精神,讓這種精神鼓舞當代更多有思想的人們前行。 
 
  周原文藝:旅行的方式有很多種,為什么要用腳步去丈量黃河?徒步的方式遇到了哪些困難? 
  扶小風:其實所有宏大的工程,都可以拆分成很多階段,走黃河也是一樣。我把整個路程分成很多小段,每天按照自己計劃的距離完成,每天前進三十公里左右。也就是按照這樣的計劃,在第138天,走完了整個黃河的中下游河道。“走,本意為跑。走黃河,表明走字的真正含義,更凸顯走字的力道,氣勢磅礴,鏗鏘有聲。”所以,在斟酌很久之后,我才選擇了這樣的方式,其實更多的也是為了彰顯“黃河精神”。長距離徒步的過程中,困難非常多,腳磨出水泡、化膿感染、膝蓋疼痛、預防中暑、防止凍傷、在高原避免感冒、保持正常的飲食、每天的宿營……這些都是每天要面對的。想做成一件事,你有一萬個解決的方法;不想做一件事,就有一萬個開脫的理由,所以,在困難面前,只要從容面對,就會找到解決的辦法。
 
  周原文藝:瀏覽你的朋友圈看到,遇到很多困難的同時,似乎也收獲了許多感動,哪些人和事讓你記憶猶新? 
  扶小風:在平渡關天黑時候投宿,一位在此修路的保德楊大哥收留了我,在這里,我看到了完整且雄偉的清代長城。在馬頭關,大雨傾盆,我不得不把帳篷搭在懸崖上的一個寺廟里避雨,第二天去村里給手機充電,一位大姐給我端上熱騰騰的雞蛋湯和包子。在乾坤灣的段家坬,投宿無數次被拒后一位放羊的賈大哥收留了我,吃了他包的餃子,我們現在成了好朋友。在呂梁大山的西山村投宿,一位大叔精心地做了一份好吃的西紅柿雞蛋刀削面,能讓我記一輩子。在興縣大峪口,夜幕中一位裝修的兄弟把我叫到他家住宿,大叔給我端來熱水泡腳……這些,是一路上的真實經歷,是無數次感動,但也不僅僅是感動。
 
  周原文藝:對你而言,無論是地理意義上的黃河還是文化意義上的黃河,當你走近它的時候,有著哪些意外的發現? 
  扶小風:在出發之前,我曾查閱了大量和黃河有關的史料和書籍,做了較為詳細的筆記,對中下游河道兩岸的人文歷史、民俗風情都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但是當你真正走出來時,你才發現查閱的很多資料是冰冷的。在黃河岸邊,老人們給你講述黃河險工的事;船工給你講述擺渡造船的事;漁民給你講述捕魚的事;聽陜北大爺給你唱陜北民歌;自己走進黃河灘里發現清代長城和碉堡;登上明代烽火臺上凝視黃河……這些都是在書本里無法查到的鮮活見聞。所以,要寫出真正反映這個時代的文學作品,就一定要走出來,實際考察,去發現,才能收獲更多意想不到的寶貴資料。 
 
  周原文藝:目前走到了哪里?有沒有想與讀者們分享的東西? 
  扶小風:第151天,到達了內蒙古巴彥淖爾烏拉特前旗境內。身體和靈魂都在路上的時候,自己的心態也是隨著路程的遠近在發生微妙的變化。從開始擔心路上的安全到后來想自己還能堅持多久,當走完中下游河道開始走上游河道時,已經感覺把自己埋進泥土里了。匍匐大地,緩慢前行,滿懷敬畏之心,來發現母親河岸邊的隱秘歷史。對于讀者而言,每段河道岸邊都有不同的故事,所以不同的讀者可能有不同的興趣點。但有一點大家有個共識,黃河幾乎貫穿著整個中華文明史。對于陜西讀者而言,可能更關注中條山抗日戰爭中犧牲的陜西烈士的事跡。在山西平陸縣,現在有六處抗戰烈士的墓地和墓碑,但能夠辨識清楚的,只有四處,分別在王峙溝村、坑底村、西鄭村,順頭村。那里安葬的都是在“六六戰役”之前犧牲的烈士,大多數是陜西籍。而“六六戰役”中犧牲的陜西烈士大多從芮城縣的碼頭崖跳黃河,戰爭結束后大都被安葬在了平陸縣沙口村的黃河灘上,當地政府為了緬懷犧牲的革命先烈,在此處建立了“中條山抗日戰爭六六戰役紀念碑”。
 
  周原文藝:在張承志的《北方的河》中,黃河被稱為“父親河”,而不是我們通常認知里的“母親河”“黃河文明”在你的腳步丈量下,呈現出怎樣的景象?或者說,你發現了一個怎樣的“隱秘中國”? 
  扶小風:稱“母親河”可能為了彰顯其溫柔的一面,稱“父親河”可能為了彰顯其嚴厲的一面。但無論如何,黃河在歷史上都有它和藹和殘酷的兩面。用腳步丈量黃河,目的就是為了看到、了解到更多的大家所不熟悉的歷史遺跡、民俗文化。所以,走完黃河中下游河道,我所看到的已經是一條不一樣的黃河。尤其近二十年來,黃河中下游河道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百姓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黃河兩岸“隱秘的中國”也在隨著社會的前進在悄悄地發生著變化。大堤不再沖毀、漁民幾近消失、濕地逐步恢復、山林控制放牧等。在路上,我也目睹了國富民盛這四個字的真正含義。黃河三角洲,曾經荒蕪的蘆葦蕩變成了濕地保護區。濱州、濟南黃河兩岸,荷田綿延,魚塘交錯。南水北調東線、中線工程,體現了改革開放以后國家的綜合實力。小浪底水利工程,真正解決了黃河下游河道歷史上連年的洪災。沿黃河各省區灘地里的村莊陸續外遷,讓處在危險區的百姓能夠安居。在呂梁大山里,政府通過各種扶貧方式解決百姓生活問題,修路、搬遷、改善居住環境、冬季補助取暖煤炭、補貼房屋裝修費用等。在山西,正在修筑高等級的沿黃旅游公路,幫助沿黃村莊的百姓致富…… 
 
  周原文藝:每天都會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下當天的行程和感想嗎?是否意味著這樣一趟旅程之后會有一部關于黃河的“大書”? 
  扶小風:我每天將路上的見聞和感受都會記錄下來,也就是日記。這些內容等整個行程結束后才能再次梳理,整理出一部反映黃河兩岸歷史、人文、民俗的作品吧。也不能說是一部關于黃河的大書,就想真實記錄新中國成立以來整個黃河沿岸的各種見聞及歷史變遷吧。 
 
  周原文藝:預計什么時候可以走完這趟行程?這趟旅行,你的期待和收獲又是什么? 
  扶小風:計劃這趟行程11個月,最晚明年6月份結束行程,到達黃河源頭,但前提是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其實走出來的時候,就是為了一本書,到目前還一直這么想。沿黃河行走,這將是徹底洗滌我浮躁內心的一次旅程,也是我人生中一次最虔誠匍匐大地的朝圣之路。所以,期待和收獲都是未知的。我覺得,人只要一輩子把一件事情認真地做到極致,肯定會收獲很多。所以在做之前和做的過程中,先不要想收獲什么,或者得到什么。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積累和堅持就會有收獲。

上一篇:從身殘志堅典型到致富“領頭雁” ——201… [2019-10-18]

下一篇:沒有了!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