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美文美聲>西部美文

野草莓(作者 馬科平)

編輯:藝齡 來源:寶雞電臺 發布時間:2014年05月05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我的家鄉地處關中平原,地勢遼闊坦蕩,川塬錦繡綿延,每塊田疇里都能長出茁壯的禾苗,墨綠色的麥子波浪滾滾,綠油油的玉米隨風舞動,大片蘋果、酥梨、獼猴桃園,碩果累累,暗香浮動,讓人為豐收而喜悅。

  地埂、渠岸在原野縱橫交錯,像一條條緩緩蜿蜒匍匐前行的長蛇。地埂、渠岸長滿各種雜草,野草莓也在其中的縫隙里生長,這種多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春天里萌芽散葉,長出發達的蔓。

  蔓上有節,節處長葉。葉柄較長,每個葉柄長有三片葉子,蛋形的綠葉呈三角形分布,中間的葉子比兩邊的葉子稍大,每片葉子的邊緣都呈現鋸齒的形狀。葉脈分明,向四周射線狀散開。蔓上的節,在生長延伸的過程中,一旦挨在泥土上,便會生根,繁殖出一株新的幼苗。

  低矮謙卑的野草莓,肩挨肩,手牽手,形成一片片屬于自己的領地。三四月陸續開花,黃色的花朵,五片橢圓嬌小的花瓣,細如絲狀的花蕊,也呈金黃色,一朵朵立在枝頭,一大片一大片地盛開。

  花朵嬌小,單純樸素,幾乎沒有香味,站在大片的花前,還是聞不到它們的味道。有意思的是,盛開的花朵,在日落后會慢慢閉合,像一只只緊握的小拳頭。第二天太陽出來,花朵會再度綻放,如此往復直到凋謝,孕育出果實。

  四五月,草莓果像燃燒的火,星星點點地蔓延,半紅半白的小燈籠般高挑起來,而真正成熟的卻在葉子下面低垂頭顱,躲藏起來,不讓人見。熟透的野草莓果,小巧玲瓏,光亮紅潤,清香誘人,紅得近紫,一觸即破。捏一枚在指間,稍稍用力,便會化成血液一樣的漿汁。

  野草莓果肉細膩飽滿,味道自然純正,爽口香甜,微帶一點點酸味,鮮美無比,營養豐富,含有大量的糖類、蛋白質、有機酸、果膠等多種營養物質,還具有極大的藥用價值,擁有止咳清熱、利咽生津、健脾和胃、益心健腦、滋養補血等多種功效。

  野草莓是上天賜給農人的野珍佳品。自己小的時候,跟隨大人割麥,或是與小伙伴割草,背負驕陽,腳踩熱土,割乏口渴了,就隨手在地畔或田埂上摘幾粒野草莓,瞇眼扔進嘴里,既消暑又解渴,渾身涌滿了蜜意。

  盡管人工栽培的草莓更加豐滿妖艷,光芒四射,可生活在大自然的野草莓,似乎經得起各種變化和時間的考驗,身處雜草叢生的地埂、荒野,依然蓬勃向上,用自己獨特的生存方式而生活,延續子孫后代。

  年年草莓紅,那溫軟的甜蜜,天然的醇香,好像造物主專門為靈魂深處釀造的一顆鮮明的記憶符號。歲月在光陰里越走越遠,野草莓卻依然在身后的原野里鮮亮,一個紅過一個,朱唇輕啟,好像在吟唱一首永遠不變的歌謠:“甜到心底,夢里也會笑開花。”

上一篇:媽媽的哭訴(作者 馮殿禮) [2014-05-05]

下一篇:美哉,野河槐林(作者 馬科平) [2014-05-05]

黑暗料理王赚钱最快的菜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 横店东磁股票分析 上海快三彩控开奖结果 fct游戏理财平台 香港免m资料二肖博三码 吉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 为什么股票涨基金跌 三分pk拾冠军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 双色球开奖结果